林奈

(1707-1778)现代生物分类学之父。

卡尔·冯·林奈(瑞典语:Carl von Linné [ˈkɑːɭ fɔn lɪˈneː] ();1707年5月23日—1778年1月10日),也译为林内或林娜,受封贵族前名为卡尔·林奈乌斯(Carl Linnaeus),由于瑞典学者阶层的姓常拉丁化,又作卡罗卢斯·林奈乌斯(Carolus Linnaeus),瑞典植物学家、动物学家和医生,瑞典科学院创始人之一,并且担任第一任主席,他也是人类的正模标本。他奠定了现代生物学命名法二名法的基础,是现代生物分类学之父,也被认为是现代生态学之父之一。他的很多著作使用拉丁文撰写,他的名字在拉丁语中写作“Carolus Linnæus”(在1761年之后作“Carolus a Linné”)。

1707年,林奈出生于瑞典南部斯莫兰的一个小乡村,在乌普萨拉大学接受了大部分的高等教育,并在1730年开始教授植物学。1735年至1738年间,居住在国外和做研究。他在荷兰出版了第一版的《自然系统》(Systema Naturae)。之后,他回到瑞典的乌普萨拉,担任了医学和植物学教授。在1740年代,他旅行遍及瑞典各地,搜集和分类各种植物和动物。在1750年代和1760年代,他继续搜集和分类各种动植物,并将成果出版了好几卷。当他逝世的时候,他已经是欧洲最受赞誉的科学家之一。他相信神创论。

瑞士哲学家卢梭在给林奈的信中写到“告诉他我知道地球上没有人比他更伟大”。德国学者歌德写过:“除了莎士比亚和斯宾诺莎,再没有其他的先人对我的影响比林奈更强。”瑞典作家斯特林堡说过:“林奈实际上是个诗人,只不过碰巧成为了博物学家。”除了这些赞誉,林奈还获称为“植物学王子”、“北方的博物志”、以及“第二个亚当”。

在植物学中,用L.来作为表明林奈的作者权的作者名缩写。在一些较旧的出版物,有时林奈的作者名缩写为“Linn.”。

姓名

林奈被打扮成拉普兰人,约绘于1735-1740

林奈的姓名有几种变体:Carl Linnaeus, Carolus Linnaeus和Carl von Linné,最后者有时也简作Carl Linné。林奈在出版他用拉丁语写成的著作时,用的最多的是拉丁化的形式Carolus Linnaeus,相反,人们却常常搞不清他真正的瑞典语姓名是什么。

在林奈的时代,大多数瑞典人是没有姓的。林奈的祖父的名字,按斯堪的纳维亚传统,叫做英厄马尔·本特松(Ingemar Bengtsson),“本特松”的意思就是本特(Bengt)的儿子。林奈的父亲则叫尼尔斯·英厄马尔森(Nils Ingemarsson),“英厄马尔森”的意思是英厄马尔的儿子。只有在为了登记的时候,比如说在大学入学时,他们才需要一个姓。当时的学术界以拉丁语为通用语言,所以林奈的父亲在进入隆德大学时,他给自己创造了一个拉丁语的姓:Linnaeus。这个姓来自椴树的古瑞典语linn(在现代瑞典语中是lind),之所以用椴树为姓,是因为在他们家族的所有地上有一棵被尊为“看护神树”(warden tree)的巨大的心叶椴,他们家族的所有地也因而得名Linnagård。尼尔斯·英厄马尔森为儿子起名为卡尔(Carl),所以这个孩子的瑞典语姓名应该是Carl Linnaeus。

当卡尔·林奈在私立学校登记为隆德大学的学生时,他用的注册姓名是Carolus Linnaeus。这个姓名也是他在出版拉丁语著作时使用的名字。1761年他被授予贵族头衔后,他开始使用Carl von Linné这个姓名,其中“Linné”是Linnaeus的简写形式,而“von”加在姓名中用来显示他的贵族身份。

如果要在引用文献时使用林奈的名字,最好写作Carl Linnaeus, Carolus Linnaeus或只写作Linnaeus。写成Carl von Linné并不合适,特别是在引用他出版于1762年以前的著作时。在《植物种志》第二版(1762)的标题页上,作者的姓名仍然用的是Carolus Linnaeus(更准确地说,用的是其属格形式Caroli Linnaei),但在之后的著作中,他的姓名一直都印作Carolus a Linne或Carl von Linné。Stafleu在他的所有著作中都用Carl Linnaeus作为林奈的姓名。在瑞典,他的贵族化姓名Carl von Linné则广为人知。

林奈名字的形容词形式通常用Linnaean,但是著名的伦敦林奈学会的英文写法却是Linnean Society of London,他们出版的一本刊物也叫The Linnean,颁发的奖则叫Linnean Medal(林奈奖章),等等。

生平

早年

林奈在Råshult的出生地

1707年5月23日,林奈出生于瑞典南部斯莫兰省艾尔姆胡尔特(英语:Älmhult)北面的小乡村罗斯胡尔特(英语:Råshult)(今属于艾尔姆胡尔特市镇)。父亲是尼尔斯,路德教派的牧师,村里的助理牧师,业余爱好植物学。母亲是克里斯蒂娜,教区牧师的女儿,两人共生了二子三女,林奈是家里的长子。林奈出生后一年,外公去世,父亲继任了外公的教区牧师,全家搬住在牧师的住宅。

林奈小时候就喜欢植物,特别是花。当他不安时,如果给他一朵花,他就能马上平静下来。父亲花费了很多时间在他的花园上,经常带着林奈看花,告诉他各种花的名字。后来,父亲给了林奈一小块地,让他也可以自己种些花。

在林奈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教他拉丁语、宗教和地理。有一种说法是,因为家里用拉丁语对话,所以林奈先学会的拉丁语,然后才是瑞典语。在林奈7岁时,家里为他找了一个家庭教师。林奈不喜欢这个人,在他后来的自传中写到,他“是来压制而不是发展儿童的天赋的。”

小学

2年后,林奈被送进初级语法学校。林奈很少学习,经常跑到田野里去寻找各种植物。小时候的林奈在学校成绩相当差,虽然他在生物学的成绩有杰出的表现,但在其他科目不及格。林奈对于小时候上学的印象是:“……处罚,不断地被处罚,教室是最令人坐立难安的地方……,如果能够有所教室,是在森林中漫步,是在小草中打滚,不知道有多好?”。

15岁时,在学校的最后一年,林奈受到喜爱植物学的校长丹尼尔(Daniel Lannerus)的教导,他注意到林奈对植物学的兴趣,让他管理自己的花园。校长还将林奈介绍给约翰·罗特曼(Johan Rothman),他是斯莫兰省的医生,韦克舍的一所文科中学的老师, 也是一个植物学家。罗特曼惊异于林奈对植物学的热爱,帮助林奈学习。他告诉林奈,“读书像吃饭,什么都吃的孩子才长得壮,因此一个耐得住枯燥课程的人,才有获得更高教育的机会。”林奈将罗特曼视为父母亲与朋友的混合体,他后来写道:“罗斯曼没有强迫我念书;他让我先感到自己知识的不足,自然生发出对书本的饥渴,书本像食物,我愈读就愈想读。没有他的启发,我一生充其量是一个爱花的人,不会为所有的生物、矿物建立一个分类系统。”罗特曼拓宽了林奈对植物学的兴趣,还使得他也对医学有了兴趣。在林奈17岁时,他已经对已有的植物学文献非常了解了。他在日记里写到,“日夜的读着植物学书籍,已经像自己的手背一样熟了。”

中学

1724年,林奈进入罗特曼任教的主教座堂中学(Katedralskolan),主修希腊语,希伯来语,神学和数学,这些学科是为了将来要当牧师的男孩准备的。在中学的最后一年,林奈的父亲拜访了学校,向教授们询问自己儿子的学习情况;使他失望的是,大多数人说林奈永远不可能成为学者。但是罗特曼相信林奈在医学上会有好的未来。罗特曼希望林奈和他们家一起生活,以便教他生理学和植物学。尼尔斯接受了这个帮助。罗特曼向林奈展示了,植物学是一门严肃的学科。他教林奈学会杜尔科那(英语:Joseph Pitton de Tournefort)(Joseph Pitton de Tournefort)植物分类系统,及塞巴斯蒂安·瓦扬(英语:Sébastien Vaillant)(Sébastien Vaillant)的植物有性繁殖的知识。

大学

隆德大学的林奈塑像,是他读大学时的样子

1727年,21岁的林奈进入了斯科讷的隆德大学,这是他父亲当年毕业的母校。一年后林奈转入当时最好的大学 - 乌普萨拉大学就读。

学者生涯

林奈来自一个小康的家庭,从他大学起,他就利用在图书馆工作、帮忙照顾花圃、担任教学助理来赚取学费和生活开销。大学毕业后,他的经济生活一样很拮据,必须依靠各种科学研究的资助或出版品来获取收入,但是由于林奈的学识和研究手稿,使他获得前往欧洲考察并获得博士学位的机会,他和欧洲顶尖的科学家广泛的交流,并在他们的协助之下将他的手稿出版。林奈游历了荷兰、英国、法国,最后,回到瑞典,在经济稳定的情况下结了婚,并在乌普萨拉大学任教。

考察拉普兰地区

林奈工作过的城市,包括隆德、乌普萨拉、韦克舍、斯德哥尔摩、Stenbrohult、汉堡、阿姆斯特丹、哈勒姆、莱顿、哈尔德韦克、巴黎、伦敦、牛津

1732年5月12日,25岁的林奈接受乌普萨拉大学的资助,从乌普萨拉出发,前往瑞典北部蛮荒的拉普兰(Lapland)地区考察,在 Gävle,林奈看到许多盛开的忍冬科北极花,花冠淡红色或白色,林奈正式把此花命名为Linnaea borealis(北极花)。林奈的家徽上有北极花,另外,在林奈的画像中,常可看见他手上握着北极花或衣服上别着北极花。

林奈以顺时钟方向,沿着波斯尼亚湾探查,于当年10月回到乌普萨拉,总足迹达到2000公里。林奈的收集并记录该次考察的植物、动物、矿物、村庄、服饰、狩猎行为、宗教活动、睡眠习惯、被斩首的尸体、驯鹿的养殖、帐篷的搭建方式、花楸树皮制成的乐器及一些治疗疾病的方法等,写成《拉普兰植物志》(Flora Lapponica)和《拉普兰游记》,留下了重要价值的文献。

游历欧洲

林奈, 《自然系统》

1735年4月,林奈开始了他对欧洲大陆的科学访问。第一站是荷兰共和国,这是当时欧洲研究自然历史最先进的国家之一。在荷兰哈尔德韦克,他甚至在2周之内获得哈尔德韦克大学医学博士的学位,论文名称是Dissertatio medica inauguralis in qua exhibetur hypothesis nova de febrium intermittentium causa。

此后,他第一次将他的分类学手稿《自然系统》给一位荷兰的科学家 Johan Frederik Gronovius 看,促成了《自然系统》的出版。其中,他放弃了过去混淆不清的命名法,引进了一直沿用至今的二名法,使用清晰的描写,如“Homo sapiens”。属名以上的分类也被给予清晰的定义,比如,按照哺乳动物最特别的器官是雌性动物的乳房,林奈将之命名为拉丁语:“Mammalia”。

林奈认识了乔治·克利福德三世,他是荷兰东印度公司董事之一,一位有钱的阿姆斯特丹银行家,并且是一位热心的植物学家,他拥有一座大型的植物标本馆(herbarium),用 4 个温室来栽种许多他从全世界收集到的热带植物,他因为培植了第一株室内香蕉树变得十分出名。在他的所有下,该园中的奇异植物数量以指数形式增长。克利福德三世吸引植物学家林奈和艺术家如艾雷特前来他的植物园,给予林奈很优渥的薪资待遇。林奈曾表示,他在此度过极快乐的时光,并写下《克利福特园》一书,于1738年出版。这是一个早期植物学文献中的名著。

1736年7月,林奈在乔治·克利福德三世赞助下,前往英国访问。林奈拜访了汉斯·斯隆爵士、菲利普·米勒及他的切尔西药草园。随后,林奈前往牛津大学,拜访了植物学家Johann Jacob Dillenius。林奈从英国搜集了许多罕见的植物返回荷兰。当时,林奈的《自然系统》一书尚未普及,英国的学者不认同林奈的二名法分类系统,林奈有效的传达他建立的分类系统,并与这些学者保持日后的通信。

1737年10月18日,林奈离开荷兰,经由法国返回瑞典。他在法国巴黎停留了一个月,拜访了植物学家Antoine de Jussieu。林奈回到瑞典之后,从此不曾离开瑞典。

瑞典皇家科学院

1738年6月28日,林奈从欧洲回到瑞典。1739年6月2日,奉瑞典国王腓特烈一世之命,林奈协助在首都斯德哥尔摩成立瑞典皇家科学院。

结婚

1739年6月26日,林奈与一个医生的女儿萨拉.伊丽莎白 (Sara Elisabeth,1716–1806)结婚,两人共生下7名子女,其中,长子小卡尔·林奈(Carl Linnaeus the Younger,1741年1月20日-1783年11月1日)亦为植物学家,植物的双名法中,小卡尔·林奈所发现植物命名者表示为Linnaeus filius (林奈儿子)。

乌普萨拉大学教授

林奈在乌普萨拉的家

1741年5月,林奈在乌普萨拉大学获得一个医学教授职位,但他很快就将这个职位换成了一个植物学教授职位。他继续他对分类学的研究,并将它扩展到动物界和矿物上。虽然他对矿物的分类今天看起来很奇怪,但当时对林奈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自然分类的方法。

林奈担任教授期间广收门徒,并将他们派往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考察和采集,他称这些学生们为“使徒”。1750年,林奈当选为乌普萨拉大学校长,在他任上,将乌普萨拉大学推向世界一流大学的声誉。

封爵

1741年,瑞典国王腓特烈一世颁布:林奈为全世界第一位专教植物学的教授。瑞典国王在1757年就授予林奈爵位,但直到1761年才给他正式封爵。

晚年

卡尔·林奈和他的儿子小卡尔·林奈的墓碑

在林奈晚年,他曾患过多种疾病。1764年,他受到乌普萨拉热(Uppsala fever)的折磨。在Rosén的照料下,他得以活命。1773年,他又患有坐骨神经痛。在1774年他得了一次中风使得他部分瘫痪。1776年,他第二次中风,造成他的右半身瘫痪,记忆也受损。他甚至钦佩自己的著作,只因他忘记自己是它们的作者。

1777年12月,他又一次的中风使得他极为虚弱,最终他在1778年1月10日在哈马比(Hammarby)逝世。尽管他的遗愿是将自己葬在哈马比,但他最终还是在1月22日被葬于乌普萨拉主教座堂。

林奈氏分类系统

林奈身处的世纪,也正是欧洲的大航海世纪,许多航海归来的生物学家和博物学家带回世界各地的动植物,并用自己的喜好为之命名,造成一物多名,或异物同名的混乱现象。

林奈在乌普萨拉大学其间,发现花的花粉囊和雌蕊可以被作为植物分类的基础。他将此发现写成一篇短论文。这个发现为他提供了一个非常教授的职位。1732年乌普萨拉科学院资助他去瑞典北部的拉普兰考察。到那个时候为止,欧洲人对拉普兰还一无所知,在这4600英里的土地上,林奈发现100多种新种植物,1737年林奈将他对拉普兰植物世界的考察写成一本书发表,在这本书中,林奈首次发表了以植物生殖器官进行分类的方法。

《植物种志》第一版

林奈依雄蕊和雌蕊的类型、大小、数量及相互排列等特征,将植物分为24纲、116目、1000多个属和10 000多个种。纲(class)、目(order)、属(genus)、种(species)的分类概念是林奈的首创,但当时没有科(family)的分类。

1753年林奈发表《植物种志》(Species Plantarum),采用二名法,以拉丁文来为生物命名,其中第一个名字是属名,为名词,第二个名字是种名,为形容词,形容这个物种的特性,其后面或可加上发现者的名字,以纪念这位发现者,也有负责的意思。林奈用这种方法帮植物命名,后来他也用同样的方法为动物命名,此种命名法也一直延用至今。

他称人为智人“Homo sapiens”,有意识的人。但他也命名了另一个人种:“Homo troglodytes”或“Homo nocturnus”,山洞人或夜人,估计他用此来命名当时刚刚被发现的大猩猩。林奈于1758年在第十版《自然系统》中将他自己指定为“Homo sapiens”的正模标本,该份标本(遗体)现保存(埋葬)于瑞典的乌普萨拉大教堂(Uppsala Cathedral),国际动物学会议认为,由于智人在分类学上不存在争议,因此没有必要重新检查正模标本,同时这样做也是不道德的,因此,林奈的正模标本身份,仅具有其分类学之父身份的象征意义。

林奈曾说:“从未有人像我一样将科学转型。”

林奈的植物园至今还可以在乌普萨拉参观。

所命名的分类

(列表可能不完整)

在引用以该人命名的植物学名时,命名人的标准缩写是。在引用卡尔·林奈命名的动物分类单元时,对命名人(英语:List of zoologists by author abbreviation)的常用缩写(英语:Author citation (zoology))为 。

荣誉

伦敦林奈学会自1888年起,向植物学和动物学界有杰出成就者颁发林奈奖章。

1986年,瑞典国家银行推出新款100克朗纸币,上面印有林奈的肖像、他在Præludia Sponsaliarum Plantarum绘画的植物授粉图、乌普萨拉大学林奈花园素描,和林奈的格言“OMNIA MIRARI ETIAM TRITISSIMA”(惊讶于每样事物的神奇,甚至是那些最微不足道的事)。

2010年,两所位于林奈出生地区斯莫兰的高等院校──韦克舍大学和卡尔马学院合并,新校以林奈命名,定名为林奈大学。

收藏分享

复制 > https://maohaha.com/c/13601/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