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

(1911-2009)两弹元勋

钱学森(1911年12月11日—2009年10月31日),浙江仁和(今杭州市)人,生于上海,中国空气动力学家和系统科学家,工程控制论创始人之一,美国空军原上校,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级文职干部、一级英雄模范,中国科学院院士暨中国工程院院士。钱学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两弹一星”工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为中美两国的火箭、导弹和航天计划都做出过重大贡献,1991年被中国政府授予“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1999年被中国政府评为“两弹一星元勋”。与钱伟长、钱三强并称为“三钱”。

钱学森1935年以美国退还的庚子赔款公费赴美进修,1936年起师从西奥多·冯·卡门;1945年被派赴德调查纳粹德国火箭科技;1955年以朝鲜战争空战中被俘的多名美军飞行员交换回中华人民共和国。曾任麻省理工学院及加州理工学院教授,是加州理工喷气推进实验室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和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的主要创建者之一,长期担任第七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此外,钱学森曾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七、八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位列国家级副职党和国家领导人。

生平

早年

1911年12月11日生于上海,出身于吴越钱氏家族,是五代吴越国国王钱镠的第33代孙。1914年,父亲钱家治到民国政府教育部任职,随父迁居北京宣武门外。

1918年入学北京第二实验小学。1921年转入北京高等师范学院第一附小。1923年入学北京高等师范学院附中(今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1929年秋,入国立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铁路门,攻读蒸汽机车工程。1930年,钱学森被诊断染上伤寒,休学一年,在杭州养病,接受中医与气功治疗,并且因此对中医和气功产生浓厚的兴趣。1934年毕业于国立交通大学。8月,赴国立中央大学参加清华大学庚款留美公费生考试。10月成为20名留美公费生之一。

1935年,在清华大学导师空气动力学教授王士倬指导下到南京的航空工厂和南昌的航空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实地考察,决定未来留美的学习方向。王士倬原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建议钱学森入麻省理工学院进修,在学期间亦在当地民间企业Esleeve协助研究蒸气收缩炉,作为之后的导弹研究种下根基。 空气动力学。

赴美留学工作

从左到右:普朗特,钱学森,冯·卡门,图中钱学森身着美国陆军军服

1935年9月,钱学森等20名庚款留美公费生,从上海搭乘杰克逊总统号轮船,赴美国西雅图。

1936年,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理学硕士学位。取得学位后至加州理工学院求见空气动力学权威西奥多·冯·卡门教授,征求进修意见。冯·卡门建议钱学森入加州理工学院研究院进修。同年秋,入加州理工学院研究院,师从冯·卡门。

1938年至1941年间,钱学森和冯·卡门多次合作,发表重要论文《可压缩流体的边界层》、《球面壳在外压下的屈曲》。

1939年,获得加州理工学院航空学和数学哲学博士学位。8月,发表重要论文《可压缩流体的二维亚音速流》阐明压力修正公式,后被学界称为钱-卡门公式。

1940年,加入加州理工学院火箭研制组,研究火箭固体燃料、结构屈曲等课题。

1940年,参与风洞研制;发表论文《高速气流突变之测定》。1943年,发表论文《论风洞的汇聚风斗之设计》

1943年秋起,任加州理工学院副教授。1943年,美军情报部门探知德军正在德国境内建立大规模的火箭发射基地,火速拨款成立加州理工学院喷气推进实验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缩写为JPL),下设弹道、材料、喷气、结构四组。钱学森任喷气研究组组长,成为世界知名的火箭喷气推进专家。

1944年美国国防部聘冯·卡门为美国陆军航空军顾问,草拟未来20年美国太空研究的蓝图。冯·卡门特约钱学森到华盛顿参加他领导的美国战争部科学顾问小组。1944年冬,钱学森辞去在加州理工学院担任的各项职务,到华盛顿参加战争部科学顾问组。

1945年4月,美国战争部派遣以冯·卡门为首、团员包括钱学森在内的调查组,飞往盟军占领下的德国,询问德国火箭科学家。钱学森亲自询问德国火箭科学家包括沃纳·冯·布劳恩、鲁道夫·赫曼。冯·布朗应钱学森的要求,写出书面报告《德国液态火箭研究与展望》。钱学森还视察隐蔽在不伦瑞克市郊松林中德军机密的戈林空气动力学研究所和德国其他地方的风洞,撰写多份报告。冬,钱学森由助教晋升为副教授。

1946年发表论文《超等空气动力学,稀薄气体力学》,主编《喷气推进的新天地》论文集。

1946年8月,被麻省理工学院聘为副教授,辞去加州理工学院和喷气推进实验室所有职务。1947年5月,晋升为麻省理工学院正教授。9月,与声乐家蒋英在上海结婚。

在麻省理工学院期间,钱学森总共带了11个研究生,其中有2个博士生,分别是:

1949年夏天,回到加州理工学院任名誉讲座正教授。1949年10月申请加入美国国籍。但据钱学森夫人蒋英回忆,“他(美方人员)希望钱学森变成美国公民啊,他多次做工作,希望钱学森变成当美国人,因为许多中国同志待久了都变了,都改变了,但是钱学森不,他说我不是美国人,我不,我是中国人”。同年应聘为加州理工学院正教授,并出任加州理工学院古根海姆喷气推进研究中心(英语:Guggenheim Aeronautical Laboratory)主任,领导美国太空火箭的研究。同年设计了一种12马赫高超声速火箭飞机,即“钱学森弹道”。

在加州理工学院期间,钱学森总共带了11个博士(Ph.D.)研究生,

由于钱学森的身份不方便订阅香港《大公报》与纽约《美洲华侨日报》,就由加州理工的博士生罗沛霖每周末去钱家通报国内的新闻动态。

参加共产党被驱逐出境

1950年7月,美国军方致信钱学森,取消其接触军事机密研究的资格

B. Perrett撰文称在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钱学森曾向美国移民局提出了入籍归化的申请。然而,除了前述以个人名义发表在《Aviation Week & Space Technology》的引文及其译文外,目前没有任何公开的关于钱学森曾申请入籍美国的书面文件;同时钱学森夫人蒋英表示钱不可能提出加入美国籍。由于当时冷战开始,加上1950年美国麦卡锡主义盛行,反共思想高涨,而联邦调查局又从美国共产党的文件中发现钱学森曾与周恩来特使接触,以及参加过共产党外围组织的一些活动,美方禁止其参加机密工作。钱学森无法继续他的研究。两星期后钱学森告知学校其去中国探亲之意愿,学校并无异议且愿意配合。但是当时海军部次长丹·A·金布尔知道后,认为以钱学森涉及美军机密工作之深,在当时中美苏关系恶劣状况之下,应设法劝阻其访中为宜。联邦调查局凭钱学森早年参加过的共产党组织社交餐会出席人士名单,指控他在入籍申请中故意否认曾加入共产党外围组织不报。司法部藉“伪证”罪吊销他的机密工作许可并将他驱逐出境。美国司法部于1950年8月30日起钱学森临时拘留在特米诺岛监狱里15天。由于加州理工学院的不懈努力和抗争,钱学森很快被取保候审。为了确保自己人身自由得到合法保障,钱学森重金聘请纽约市辩护律师格兰特·古柏(英语:Grant Cooper)(Grant Cooper)代表出庭,与美国移民局展开了长达5年的法庭斗争。金布尔知道司法部的行动后也表示震惊:“我的意思不是要逮捕他,太可怕了,他不是共产党,我们不应当监禁他。”“这是这个国家干过的最蠢的事。他不是共产党正如我不是共产党,而我们强迫他离开了。”

1951年4月26日,钱学森被禁止离开洛杉矶县。

钱学森的上诉案件直到1954年才被判败诉。在上诉五年期间,钱学森只能涉及一些基础学科的研究与教学。联调局认为钱学森所知的机密信息五年后就会变得过时而没有用处,于是将他驱逐出境。而他在这段时间里完成了工程控制论的研究。钱学森后来幽默地说,“不让我做研究,我会在这里(用手指头)发展”。在中美关系正常化后,钱获颁杰出校友奖受到加州理工学院邀请。该奖项后于2001年由加州理工学院好友法兰克·马波(Frank E. Marble)教授及夫人送达钱学森家中(马波教授于1955年钱学森离美时亲自去洛杉矶港口送行,而钱也在离开美国的时候发誓再也不来美国)。《航空周刊》在提名钱学森为2007年度风云人物时的专文,对这段历史的记述也大致吻合。

归国

1955年8月4日,美国移民及归化局致信钱学森,取消对他的禁令,允许其离开美国。
1955年9月18日,钱学森一家在克利夫兰总统号(英语:SS President Cleveland (1947))船上留影

早在1949年5月14日,在香港从事秘密联络工作的曹日昌(中共党员、香港大学教授)给钱学森写了封信,通过葛庭燧(留美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美中区负责人)寄给钱学森。曹日昌在信中以“北方工业主管人”的名义邀钱学森回国到东北或华北领导“航空工业”的建立。

1954年6月,中美两国政府开始在日内瓦双边会谈中作一般性初步探讨让双方在各自领土的对方公民都应被允许回到自己的祖国。 直至1955年6月,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与艾森豪威尔总统举行会谈,就战俘、平民回国等问题进行磋商。艾森豪威尔总统说:“我认为,我们应该让所有的中国人都回去”,因为“他们所掌握的信息现在已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有价值了”。加上这时美国国防部改变他们早前的反对,在报告指出:“现在看来,他(钱学森)那个时候掌握的涉密信息可能被最新研究所超越,并且这些信息在苏联阵营看来也可能成为基本常识”。艾森豪威总统表示同意国防部释放他们的决定。这样,关于钱学森回国,在当时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亲自过问下最终原则上批准了。8月4日,美国移民归化局洛杉矶分局局长艾伯特·德尔·古尔丘签署了同意钱学森归国的正式通知。

9月17日,钱学森登上了美国总统轮船公司(American President Lines)的克利夫兰总统号(英语:SS President Cleveland (1947))(SS Pres. Cleveland,以格罗弗·克利夫兰命名),当时加州理工学院院长杜布里奇虽然并没有到码头上送行,但是他却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钱学森回国绝不是去种苹果树的。”钱学森当时与后来成为运筹学家的许国志同船,10月8日抵达香港后从九龙车站前往中国深圳,当晚抵达广州,10月12日至26日在上海停留,于10月28日抵达北京。

从1955年10月到12月,他先后在北京、东北参观各个科学研究所、高等院校、生产工厂,摸清了中国建立航空工业的基础。1955年11月25日,钱学森获得批准访问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哈军工第一任院长陈赓大将从北京乘坐飞机前往哈尔滨亲自陪同钱学森参观哈军工。考察参观期间,陈赓与钱学森关于中国能不能研制导弹,发生了一段对话

“陈赓问:钱先生,你看我们中国人能不能搞导弹?钱学森不假思索地答道:有什么不能的?外国人能造出来的,我们中国人同样能造出来。难道中国人比外国人矮一截不成?陈赓豪气顿生:钱先生,我要的就是您的这句话!”

1956年元旦下午三点,钱学森给解放军高级将领讲课时在黑板上写下“火箭军”三字,并预言导弹战将是未来战争必定出现的场景,他同时建议中央军委组建一支专门的导弹部队。

1956年2月16日,钱学森受周恩来、陈毅接见,周恩来委托他起草一份导弹研制方案,在场的还有国家科委副主任范长江、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张稼夫、第二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刘杰。1956年2月17日,钱学森完成了周恩来交办的任务,起草了《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意见书》(以下简称《意见书》)并提交给周恩来。2月22日,周恩来将《意见书》送毛泽东审阅并致信说明:“这是我要钱学森写的意见,准备在今晚谈原子能时一谈。”2月28日,周恩来又将《意见书》批给中央军委秘书长、国防部副部长黄克诚及中央军委各委员。《意见书》很快投入实施,实际上成为中国导弹研制工程的指导方案及技术文件。

1957年2月18日周恩来总理签署的任命书,任命钱学森为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长

1956年,钱学森与钱伟长、郭永怀等创建、主持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钱学森任首任所长,这是钱学森回国后担任的第一个职务。按照《意见书》的建议,1956年7月中央军委批准成立了导弹管理局(国防部第五局),作为研制导弹工作的领导机构。1956年10月8日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火箭/导弹研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1957年周恩来签署国务院令,正式任命钱学森为院长。1957年3月,中央军委的导弹管理局(国防部第五局)并入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意见书》还提出了详细的派遣留学生计划以及人才培养目标。《意见书》中列出了一份“高级人员”名单:空气动力学:沈元、陆士嘉、庄逢甘、罗时钧、林同骥、潘良儒;航空结构:王俊奎、钱伟长、王仁、杜清华、胡海昌、钱令希、郑哲敏、李敏华、范绪箕;推进机:吴仲华、陈士祜、梁守槃;控制机:罗沛霖、林津;火箭:任新民。同年9月7日,钱学森以科学技术顾问的身份跟随以聂荣臻为团长,陈赓、宋任穷为副团长的中国政府工业代表团赴苏联,代表团其他成员有李强、刘杰、万毅、刘寅、王诤、张连奎等,就新技术援助问题和《中苏国防新技术协定》的签订同苏方进行谈判。期间,钱学森与苏联科学家进行讨论,全方面了解了苏联火箭导弹的概况、计划规划、组织体制和人员结构,在苏联科学院作了学术报告。

1958年,钱学森与中国科学院同事共同倡议并参与创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1959年1月5日,经中国科学院党委批准,钱学森被接收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11月12日,力学所支部大会一致通过钱学森转正。从此,他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名正式党员。

1960年东风-1短程弹道导弹(地对地)发射成功。1965年人造卫星工程开始实施。1970年4月,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

1967年,冯·卡门在出版的自传中特辟一章:“钱学森与红色中国”。冯·卡门对钱学森的评语是:“美国火箭领域中最伟大的天才之一,我的杰出学生。”

文化大革命期间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钱学森全家离开中关村,搬到了北京阜成路的军队大院里。住进与世隔绝的军队大院,使钱学森在“文革”期间避免受到冲击,得到保护。

1965年,国防部五院脱离军队系统,改名为第七机械工业部,简称“七机部”,钱学森是七机部的副部长。

1966年8月至9月间,各地发生红卫兵破四旧抄家风潮,当时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华罗庚等著名学者都少不了有人贴大字报,红卫兵开始到中关村的高级科学家家里去抄家,钱学森得以幸免。

1967年1月,发生“七机部夺权事件”,发起夺权的“九一六”组织领导人是叶挺的儿子叶正光于1967年1月23日晚上把部长王秉璋、钱学森和其他四个副部长召集到部长办公室,通知他们七机部夺权了。“钱学森听了一下子变得面无血色,差点昏了过去。”叶正光赶紧过去扶住他,让他坐下,并告诉他不要担心,他是受到保护的,不会撤他副部长的职位──钱学森和另外两位副部长就立即表示支持夺权,王秉璋和另外两位副部长则表示反对,而王秉璋拒绝交出印章。

1968年起,许多中国科学家在文化大革命受到波及,甚至被迫害致死。1968年6月8日,七○三所所长、冶金和航空材料专家姚桐斌因为持造反派观点被保守派红卫兵组织“九一五”的人用钢管打死;气象学和空间物理学家赵九章是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所长,他于1968年10月在中关村的家中服安眠药自杀而死。姚桐斌和赵九章的死,使得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感到保护科学家的紧迫性(他于1966年即开列了一份包括部分重要科学家的《一份应予保护的干部名单》,要求保证名单上的每个人的生命安全)。钱学森后来说:“文革中如果没有周总理保护,恐怕我这个人早就不在人世了。”

1969年,钱学森父亲钱家治逝世。钱家治当时在中央文史研究馆任职,是钱学森回国后由国务院任命的,文革一开始就被停发了工资,直到当年逝世。

1969年4月,在中共九大上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1970年4月24日,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如期发射成功。8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开幕,即文革中的“庐山会议”,开幕第二天钱学森在华北组发言,会议讨论林彪开幕式的讲话。他的发言被写进“第六号简报”。不料这份简报被毛定性为“反革命简报”加以严厉批判。他的发言内容是关于国家主席的存废问题:“建议在宪法上,第二条中增加毛主席是国家主席,林副主席是国家副主席”。接着,汪东兴进一步建议宪法要恢复国家主席一章,大家热烈鼓掌,赞成这个建议。主张修宪废除国家主席职务的毛泽东要求发言犯了错误的人都要作检查。

1971年9月,发生林彪出逃的九一三事件,之后钱学森的同僚王秉璋因为“上了林彪的贼船”被关押起来。

1975年,钱学森在1975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中,发表大字报批判上司张爱萍、导致后者心脏病突发住院。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病逝。9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钱学森的文章《终生不忘毛主席的亲切教诲》,文章感激“伟大领袖毛主席把我从在外国的困境中拯救出来”,又声称“刘少奇、林彪、邓小平一类走资派却鼓吹什么“读书做官”、“上智下愚”、“专家路线”,推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妄想把我们引上复辟资本主义的绝路。他们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主要对象,是我们要走革命道路的科技人员的死对头。”

晚年的活动及成就

1979年,钱学森被加州理工学院授予“杰出校友奖”。

1980年3月15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会议选出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其被选为副主席。1986年6月,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选举产生第三届全国委员会。6月28日,第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召开,推举其担任主席。

1986年,钱学森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成为副国级领导人。此后钱学森一直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至1998年。

198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40周年之际,雷锋、焦裕禄、王进喜、史来贺、钱学森五人被中共中央组织部命名为“建国以来在群众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产党员优秀代表”。

1991年被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授予“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迄今唯一一人)和一级英雄模范奖章。1995年5月,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四次代表大会召开,并选举产生第四届全国委员会。5月27日,第四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召开,其被选为名誉主席。

1996年4月8日,交通大学建校百年典礼上,唯一经钱学森本人同意,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题写馆名的钱学森图书馆在其母校西安交通大学落成揭幕。

西安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

1999年9月,与钱三强、邓稼先等共23人荣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2005年,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在看望钱学森时,钱认为:“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后来引发教育界广泛热议的“钱学森之问”。

2006年10月,与任新民、屠守锷、黄纬禄、梁守槃等共5位专家获“中国航天事业五十年最高荣誉奖”。

2008年9月13日钱学森塑像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落成。

2009年10月31日上午8时6分在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病逝。

纪念

小行星3763

小行星3763被命名为“钱学森”。

钱学森实验室

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钱学森空间技术实验室(2011年12月设立)

钱学森科技大学

2020年,湖南省政府发布《湖南省推进湘赣边区域合作示范区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其中提出推进在浏阳市筹建钱学森科技大学(暂命名)。

钱学森学院

钱学森图书馆

钱学森班

钱学森学校

北京钱学森中学

钱学森故居

钱学森故居位于杭州市小营巷方谷园2号,是钱学森3岁以前居住之处。2011年12月作为纪念馆对外开放。

家庭

父母

夫人

子女

曾孙女

*钱箴宜,2008年生,初中就读于北京一零一中学

其他亲属

轶事

军衔

在美期间曾被授予美国陆军航空军上校军衔。1956年中苏就火箭技术谈判时,则经毛泽东批准被临时授予解放军中将军衔。

争议

“万斤亩”公案

钱学森在1958年大跃进时,自己不是农业家,也并没有认真具体去试验,自己也没有百分之百地种出亩产万斤,而是在假设,在《中国青年报》将他在一次“科学与人文”座谈会上的讲话与在《知识就是力量》杂志发表的《农业中的力学问题——亩产万斤不是问题》的文章整理成《粮食亩产会有多少?》发表,文章中表示“农业生产的最终极限决定于每年单位面积上的太阳光能”:假设植物光合作用30%的效率可以达到,并假设植物中的1/5能转换为可吃的粮食,认为只要必需的水利、肥料、劳力等等条件能满足,那么粮食产量的不断提高是没有问题的,甚至可达到“2000斤的20多倍”。有人认为,这些论述为放卫星提供了“科学论证”,并影响了最高决策。

李锐《反思大跃进》曾记载,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曾问毛泽东:“你也不是没当过农民,你应当知道亩产万斤是不可能的。”毛泽东说:“这是我看了大科学家钱学森的文章,才相信的。”钱学森后来辩解称他所提出的产量数字明确指“计算的单位面积年产量,无论粮食或是木材都是理想的极限量。要接近这个指标,必须解决一系列问题。

钱学森在1993年给友人的一封信中进一步辩解,“如百分之百地用空气中的CO2和从根吸取的水合成碳水化合物,则每亩地每年有190-320吨。光合作用的能量效率可达50%,而粮粒只占全部产物的1/3,故理想最高年亩产是32-53吨。说亩产万斤,才5吨,远远小于理想数。”并认为充分发挥科学技术的力量是能够实现的。

支持“人体科学”研究

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之初,各种特异功能、灵异事件、气功在民间以及政界、科学界都有很大影响力。1980年6月,钱学森在《自然杂志》明确表示支持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他说,“人体特异功能太不寻常了,恐怕能接受的人是少数。更大范围的是气功,能治病,人家容易接受。虽然特异功能可能一时还不能登大雅之堂,但是气功可以。”为此,他与反对特异功能和气功的于光远等人发生激烈争论。

1982年4月20日,鉴于“耳朵认字”等事件持续发酵,中宣部向全国各宣传系统发出对特异功能“不宣传、不介绍、不批评”的“三不政策”通知。同年5月5日,钱学森给时任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说,“我以党性担保: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

1983年钱学森首创“人体科学”的概念,并筹建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而在1986年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召开的座谈会上,钱学森说:“我国有十亿人口,如果一百个当中有一个人练功,就是一千万,每百个练功的人有一个人去教,就需要十万个气功师,把这十万个气功师提高提高,这就是一件大事。”他认为气功可以提高健康水平,又可以提高智力,而且可以调动人的先天潜能。1990年,钱学森在中国人体科学学会首届理事会第四次会议上的发言稿中提出“人体科学”研究要重视临床医学、西医、中西医结合、民间医学、心理治疗、气功、特异功能等七个方面。

据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回忆,他在中央发文号召反对伪科学后,才于1995年以《“超人”张宝胜败走麦城》一文发表《科技文萃》上,而文中提到的关于人体特异功能的实验在1988年5月就已经做出。而他之所以不在当时发表这篇文章,就是因为不想得罪钱学森,让他难堪。

打压科幻

1999年美国国会考克斯报告的指控

1999年美国国会考克斯报告(Cox Report)中专门有一节题为“钱学森在中国导弹与空间计划发展中的作用”,声称钱学森为“间谍”。钱学森传记作者张纯如对这一指控予以了驳斥。

论著

论文

书籍

收藏分享

 复制 > https://maohaha.com/c/10567/

留言评论